悠陽

[綠高綠] 留言


  • 綠高日快樂──!
  • 雖然是610賀文,但其實是板車無差清水文w
  • 關鍵字是白板、畢業以及?
  • 以上都可以那就…↓

 

01

「喀嚓──」綠間打開置物櫃的門,在社團活動結束後充滿男子高中生汗臭味的部室裡,綠間一手拿著毛巾輕輕擦拭汗濕的綠髮,一手朝置物櫃內擺放今日陪伴一天的幸運物──鳥類的木雕擺飾,依著平日規矩良好的禮儀舉止,一板一眼的拿下眼鏡更換球服,待服裝都更換打點好後重新戴上眼鏡,才將視線聚焦到懸掛在置物櫃深處的小白板上。

“真ちゃん──我先去牽車了~等等去吃文字燒吧!ˋ▽ˊ ”

一如本人歡快活潑的語氣,後面還自帶意義不明的顏文字,綠間微皺著眉看向那隨興灑脫的字跡,伸手拿起放置一旁的白板筆,打開蓋子一筆一畫端端正正的寫下──

“バカ尾。”

闔上筆蓋,綠間整理好物品,滿意的看了一眼他寫下的留言想像著對方明日看到的反應,關上了置物櫃的門,嘴角帶著本人也沒自覺的笑意。


小白板是一個月前高尾擅自掛入綠間置物櫃的,根據本人的說法是,有時候為了節省時間他就先去牽車了,『有個小白板什麼的通知聯絡也方便啊~』這是高尾拿出小白板時隨意的語氣,『誰叫真ちゃん動作那麼慢。』

『我動作才不慢のだよ!這是盡人事的表現!』綠間推了下眼鏡,『運動過後如果沒有好好的清理擦拭可是會…』

『好好我知道了──』高尾立刻打斷綠間的話,『反正如果我先去牽車了就留個話讓你知道嘛!你想說甚麼也可以寫下來啊~』

『哼!』對於高尾的打斷很不滿的綠間哼了一聲。

『好啦就這麼決定了!』高尾說著邊拿著小白板邊打開綠間置物櫃的門。

『等等你要做什麼?』綠間突然發現了什麼不對勁制止了高尾的手。

『欸?掛白板啊?真ちゃん你不是答應了嗎?』高尾睜大眼睛一臉無辜的表示。

『我同意你那無聊的溝通方式,但我可沒說你可以掛到我的置物櫃裡!』綠間肯定他們溝通一定出了甚麼問題。

『欸──什麼嘛!不然你說要掛哪裡啊?』高尾晃了晃手中的小白板。

『既然你想放那就掛你自己的。』綠間比了比旁邊高尾的置物櫃。

『真ちゃん…我如果掛在我的置物櫃你會來看嗎?』高尾一臉無奈。

『不會。』綠間果斷回答。

『所以啊!這樣留言還有意義嗎綠間先生?』高尾看了看手中小白板想像把它拍上綠間腦袋的畫面,『放心啦!除了留言我不會亂動你東西啦!你收拾完東西剛好順便看看不是很方便嗎?傳郵件什麼的還要拿手機太麻煩了啦~』

『嗚…』綠間遲疑了一下。

看準綠間一瞬間的讓步,高尾果斷打開綠間的置物櫃,選定位置高度,黏上鉤子,掛上,一系列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接著拿起白板筆寫下“小留言板開張~☆”,完成後得意的回頭看了眼綠間,『怎麼樣還不錯吧!』

綠間看了看置物櫃內的小白板,又撇了眼笑的一臉愉悅的高尾,『哼…隨便你。』

 

綠間背著書包走向校門,看到那個回憶中自作主張的始作俑者帶著滿臉相同的笑容騎在腳踏車上向他揮手。

「真ちゃん你好慢啊!運動完超餓的啊!」高尾一邊下車看著綠間把東西放上板車一邊活動右肩,「今天可不會輸啊!」

「哼!沒有盡人事的你是不可能贏我的。」抓著手中的老鷹木雕綠間推了推眼鏡。

「剪刀!石頭!布──」

 

 

02

「咚!咚!」綠間整了整手中剩下不多的書本資料,整齊的放進書包。

教室窗外櫻花漫天飛舞,校園內瀰漫著離情依依的不捨及祝福,畢業典禮已經結束了,畢業生們到處和朋友們拍照留影,述說著陪伴彼此的感謝,描繪對未來的展望,並立下再會的約定。

教室內也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同學們在收拾整理,交流能力極強的秀德高校人氣王高尾早被拉到不知道何方,到處和也許綠間見過也許沒見過的老師同學學弟學妹們互道珍重感謝。

綠間收拾完東西,最後從抽屜裡拿出那面使用將近三年的小白板,上面的字跡依舊隨意或許更加潦草,顯示著留言者的匆忙──

“真ちゃん我被別班的人拉去拍照,等等就約校門見吧~ˋ▽ˊ ”

『所以說那個顏文字還真是意義不明なのだよ!』綠間無語地想著,拿出紙巾輕輕蓋上小白板防止筆跡沾上其他物品,接著小心翼翼地放進書包內拉上拉鍊。


自從升上高三課業壓力更加繁重,綠間和高尾兩人在最後的WC大賽結束後也和其他高三生一樣選擇退部專心準備應考,掛在綠間置物櫃內的小白板也理所當然的清了出來。

『哎呀這樣要放哪呢?』高尾看著乘載著他們兩年多交流的小白板陷入思考。

『既然沒地方放就丟了吧。』綠間看著座位明明是在教室的另一角卻老是喜歡在下課時間跑來佔據前座打擾自己的高尾,輕鬆打開溫溫熱熱的小豆湯罐悠然的啜飲一口。

『欸欸別這樣嘛!』高尾把小白板舉到自己面前對著綠間搖了搖,『我們也在上面寫了很多東西了啊,算算也兩年多了耶!難道真ちゃん對它都沒有感情嗎?』

『為什麼會對一個白板產生感情啊?既然沒用處了那就只能處理掉了啊。』綠間把眼前晃的煩的小白板拿下來平放在桌上,順便給高尾一個白眼。

『怎麼會沒用處呢?真ちゃん你想想看!我們靠它留言溝通了了多少事情啊?連之前吵架都是靠筆談來和好的耶!』高尾拿起白板筆在上面畫上大哭的表情寫上“真ちゃん你要拋棄我嗎QAQ”

『那是你無理取鬧のだよ。』綠間煩躁的奪過高尾手中的白板筆,用筆擦把上面亂七八糟的塗鴉擦掉。

『什麼說我無理取鬧?綠間你想吵架就來啊我奉陪!』高尾作勢捲起袖子踩上椅子。

『高尾你好吵!』旁邊的同學們以早就習慣了的表情狠狠吐槽著高尾。

『哼…』綠間推了下眼鏡遮住上揚的嘴角,看著高尾悻悻然的坐下趴上桌子。

『真ちゃん你笑什麼啊真是的…對了!』高尾猛的抬起頭來,『就放真ちゃん抽屜好啦!如果你不在我可以來這邊留言啊!真是個好主意啊!』

『一點也不好!』綠間拿起白板輕拍上高尾的頭,『為什麼最後會有這個結論啊!』

『反正平常也都是我留言給你的不是嗎?如果之後作業有問題也可以寫在白板上一起問嘛!而且…』高尾摀著頭得意的一笑,『如果現在就丟掉的話,之後幸運物是小白板的話要怎麼辦呢!』

『再買一個。』綠間再度果斷回答。

『真ちゃん…浪費的有錢人是會被討厭的喔…』高尾一副輸給你了的表情盯著綠間。

『隨便你…說到底,你為什麼那麼執著要用小白板啊!』綠間無視高尾的逼視,將小豆湯一飲而盡。

『欸──很有趣不是嗎~可以寫很多平常不敢講的話啊~』高尾笑的一臉奸詐,又抽起白板筆寫上了“真ちゃん是笨蛋”幾個字。

『所以你只是喜歡寫廢話而已吧!』綠間準確地將空罐朝高尾臉上砸了過去。

 

綠間沿路漫步在櫻花滿開的校園小徑上,看著周遭有人含笑抱著大哭有人含淚笑著道別,『啊啊…畢業了啊…』受周遭氛圍的感染也不禁惆悵起來。

接近校門口遠遠就認出了那個熟悉的身影,三年的時間從陌生到熟捻,從排斥到接納,從獨自戰鬥到信賴合作,不可否認這一切的改變都和前方那個人有很大的關係,對自己有著深遠的影響,而到今天…

高尾倚在校門圍牆上,對周圍經過招呼的人報以微笑回話,看到綠間接近便一如這三年來一樣直起身揮手叫喚。

「你這身是怎麼回事啊?」綠間靠的近了才發現,高尾的制服基本上已經破破爛爛的了,雖然平常鈕扣也不會規矩的扣好,但也不是像現在這樣只剩下線頭使得制服外套大開。

「哎呀──沒想到高尾醬人氣那麼高啊──」高尾低頭看了眼慘不忍睹的外套,像是想起了什麼恐怖的回憶抖了一下,「真的好可怕啊女子高中生。」

「哼!就是因為你平常沒有盡人事所以才會輕易的被人得手。」綠間推了下眼鏡再度鄙視了下高尾。

「不對吧!明明是真ちゃん你平常那副德性才沒人敢搶好嗎?」高尾立刻吐槽反擊。

「你說什麼?」綠間表示這種人身攻擊他無法接受。

「沒什麼~對了真ちゃん手伸出來!」高尾伸出拳頭示意綠間。

「嗯?」綠間不明所以的伸出手,拳頭打開一顆圓圓的扣子落入掌中。

「這是第二顆鈕扣喔~還好我在女生大軍來襲之前就有先見之明的先拿下來了吶!」高尾比了比制服的位置,又心有餘悸的揪住前襟,「所以啦真ちゃん~」

綠間看了看手中的釦子,小心翼翼的收入口袋,伸手扯下了自己胸前第二顆鈕扣交給高尾,「為什麼我要配合你這無聊的約定啊。」

「好好──真ちゃん的傲嬌我收下啦~」高尾把玩著手中的鈕扣,接著舉起放在唇邊輕輕吻了下,抬起頭來看向綠間笑的一臉挑釁。

「誰、誰跟你傲嬌了啊!還有這種大庭廣眾…」綠間推了下眼鏡顯得些許慌張,舉起書包就要朝高尾砸下去。

「等等真ちゃん別衝動沒人看到啦!雖然今天畢業但我還不想從人生畢業啊!」高尾慌忙壓住綠間的手,瞄到了拉鍊露出的一角,「不要啊被小白板的角砸到很危險的啊暫停暫停!」

綠間停下攻擊的舉動,盯著眼前這個人,回想起兩個月前某日放學時從抽屜抽出的「告白」,第一次看到平常隨興的字跡也可以寫得那麼端正,規矩的筆觸正式的語法,可以想見當時那個人是用多麼正經認真的態度寫下那一字一句。

「呼…」看到綠間收手高尾也停止掙扎呼了口氣,伸手將綠間書包的拉鍊拉開拿出小白板,看到綠間小心保護筆跡的紙巾,會心的笑了下,「啊啊…這三年真是辛苦它了啊!沒辦法啊誰叫真ちゃん平常那麼傲嬌不說真話!」

「就說我才不是傲嬌!」綠間義正詞嚴的反駁,「高尾你…」

「綠間!」高尾打斷綠間未完的抗議,收起了平常被綠間評斷為輕浮的笑容,「這三年…高中這三年…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能喜歡你真是太好了!能被你喜歡真是太好了!能和你…一起打籃球真是太好了!」

看著高尾難得的真情表露,聲音不大卻很堅定,在球場上銳利強勢的鷹之眼此時微微泛紅,平常從各種犀利刁鑽的角度將球傳到自己手中的拳頭稍稍捏緊,櫻花花瓣在彼此周遭飛舞,盤旋飄落在地板、水面、教室、走廊、校門口、體育館、籃球場、計分板,又順著青春少年的歡笑喧鬧再度飛揚起來。

「我也是。」牽動嘴角,綠間輕輕笑了起來,『啊啊…這是最後了呢…』漸漸有了分別的實感,眼眶逐漸泛酸,兩個人並沒有考上同一所大學,以後見面會越加困難吧?話雖如此卻沒有放手彼此的打算。

高尾看著綠間的回應和表情,露出滿足的燦爛笑容,「因為今天是畢業典禮所以就沒騎板車來了喔!最後一次就一起走回家吧!真ちゃん!」

高尾走向習慣了的綠間身側,自然而然的雙手交疊緊握,兩人相視一笑。

「畢業快樂!」

 

 

03

「碰!」綠間關上冰箱門,拿出對炎夏早晨而言冰的透涼清爽的小豆湯,分乘了一碗後悠閒踱步到客廳打開電視,數年如一日的準時收看「晨間占卜」。

朝陽自微敞的窗簾灑進窗明几淨的公寓客廳,室內的設計布置簡單大方,收拾的整潔乾淨,反映著主人一絲不苟的個性。

“今天的第二名是巨蟹座的你!ステキな人と出会う予感。恋愛論を語ると急接近!”電視中傳出充滿朝氣的女聲,綠間專注的聽著晨間占卜的指示,瞄了眼電視旁巨大的收納櫃,裡面整齊地擺放各式各樣的幸運物後備軍,“今天的幸運物是義式冰淇淋!在炎炎夏日吃一口會讓你的幸運度值上升喔!”

『結果竟然是食物而且是冰品嗎…沒辦法等等路上順便買吧。』綠間思索著沿途會經過的店家。

“今天的第一名──就是天蠍座的你!やることすべてが成功し気分爽快。少しのワガママもかえって好印象。”聽到某人的排名比自己高了點,綠間略為不悅的皺了下眉,“幸運物是西米露甜點喔!清爽甜蜜的感覺會讓人倍感幸福喔!”

那種東西…那個人不知道買不買的到,不過一定又是嫌麻煩所以不盡人事吧!綠間忿忿的將碗中的小豆湯一飲而盡,站起身來將碗拿去廚房清洗。

『今天早上沒課,就來複習昨天上課的進度吧。』綠間一邊規劃一邊將碗沾溼搓洗,隨著年級升上大三,醫學系的課程安排增加了不少專業科目,綠間每天都嚴謹的安排固定的複習預習進度,這就是綠間式盡人事的求學態度展現。

將碗倒扣到架上瀝乾,綠間輕輕拭乾手上的水滴,瞄向了冰箱門上黏掛的明顯帶著歲月痕跡的小白板。

“真ちゃん~我今天傍晚打工會晚點回來唷!晚餐就吃咖哩吧!愛你喔!ˋ▽ˊ ”

綠間看著那句玩笑般的表白和使人輕易聯想到留言者表情的顏文字,推了下眼鏡輕聲笑了出來。 

 

<後記>

這裡是悠陽,請多指教<(_ _)>

終於寫完了!人生第一篇完坑的BL同人就獻給板車組了!(感動拭淚)

想當初被JUMPSHOP的半官方白板梗萌的滾來滾去,又被P站一篇畢業梗條漫虐的死去活來,這篇文的大綱就在腦中盤旋好幾個月,昨天下午三點半決定把它紀錄下來當賀文,結果就是這樣了(茶),餓到深處自然耕果然是真理啊!

關鍵字是白板、畢業以及同棲,大學開始同棲完全是私得的設定,相互磨合偶有摩擦互相扶持一起走向未來是我對自家板車組的堅持與信念。文章後面的晨間占卜其實就是今天日本晨間占卜的內容,因為太麻煩所以就沒翻譯了反正不影響劇情(ry),每次板車組重要的日子晨間占卜都會特別的閃,果然板車組是被占卜大神愛著的啊!

其實很清楚自己文力不足,與其說是小說不如說是分鏡稿的感覺啊!(笑)如果以後有機會…可能還會再寫…吧?總之能看到這邊真的非常感謝!